想飞的青蛙T_T

为什么我会觉得我家斗鱼在水草堆里钻来钻去的样子很可爱?

“震惊!某理科男回家路上捡到一只红冬瓜,竟然是……”

我也想遇到红蛋哥哥~\(//∇//)\

凌云壮志:

*很老的梗。ooc有。


“震惊!某理科男回家路上捡到一只红冬瓜,竟然是……”


 


00


我在回家路上捡到了一只红冬瓜。


 


那天我们教授再一次压榨我们这群祖国的花朵——老花朵也是花朵,你总不能说是花生——唉别说了我一理科男最讨厌别人跟我咬文嚼字。我刚出门就给淋了个透,乌漆墨黑的天,那雨滴都不是豆粒大了,啊不,蚕豆也算吧?我咬咬牙护着包就往外跑,心里问候了一边跟我合租的大二傻——出去撩妹儿不给我送伞!路灯低下这雨点朦朦胧胧的糊了我满脸,眼见就要跑到单元门了,我叫一不知道啥玩意儿的东西绊了个大跟头,直直摔了个嘴啃泥。


可惜了我刚吃进去不久的鸡蛋灌饼……


我当即骂了声娘,随手乱摸一阵,眼镜掉在地上了,我近视六百度,没有眼镜那就真是两米之外六亲不认。迷迷糊糊抓着个软了吧唧的毛团子,手感还不错,紧接着又摸着个什么像是被布裹着的玩意儿,按一下很有弹性。


然后那个东西动了一下。


我抹一把眼,就觉着这路灯下一个大团子红得耀眼,圆圆滚滚的。冬、冬瓜?这,这是什么转基因的品种,且等我戴上眼镜这么一看……


 


妈妈呀这冬瓜可别是个母的,啊呸,这什么冬瓜啊这分明是个人吧!那满地红得辣眼——我天我可别碰上什么黑帮火拼了这孩子满身是血啊?!别跟我说你这身衣裳原本是白的被血染红了啊?!这种鬼故事这些年不兴了!


我哆哆嗦嗦趴在地上泡了几分钟的水,才被冻得一个激灵醒过来,看看我手按着的部位,这……似乎不太文雅啊,但手感真的挺不错……这孩子又动了一下,我反应过来——靠这小脸儿还在流血呢!这,这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呀……我又勉强认出刚刚摸到的毛团子,像是也在动弹,于是把毛团子揣兜里,抱起人就打算——


哎哟我靠这小兄弟还真沉啊。


 


怪不得那么软,那是脂肪层啊。


 


等我哭爹喊娘总算唤回了大二傻的良心让他出门帮我,人都快没气儿了。


 


那时候我还不知道我捡回来了,呸,是请回来了怎样一尊大佛。


 


01


我是被压醒的。


睁眼先找我命根子——别误会,眼镜儿。睡眼惺忪着就看昨儿捡回来那毛团子窝在我胸口,一身白毛已经干了,小眼睛一眨一眨,怪可爱的,张了那么张小嘴儿——我靠它嘴里怎么是蓝色儿的?!


一转脸,一白花花的大粽子正在我床前入定。


 


我瞪了半天他才慢悠悠睁眼,脸颊圆圆胖胖,印了两片红印子,我分明记得昨晚把我那窄巴巴的单人床让给他了自个儿睡的沙发,他这咋来我面前了?


等等,红冬瓜怎么变成白粽子了?我目瞪口呆地看着那毛团子——现在看来应当是只鸟,挥挥小翅膀落到他脑袋上——等等大哥你这么点儿翅膀那么大的体型怎么飞起来的,这不科学——算了搞不好人家并不胖只是毛茸茸的呢,我脑内弹幕过了三轮,他才开口。


“您好。”声线倒是一本正经干干净净的,听着可舒坦,“多谢您出手相助。”


……这说话怎么文绉绉的。哎呀我想起来了,昨晚把人搬回来我就累趴了,我那学医的合租对象大二傻说交给他,我想着人家好歹还是个名牌大学的学生不至于把人治死怎么说也比我靠谱,就把人交给他了。


现在看来当时的我脑子一定是被驴踢了。


听声音他倒不是个孩子了,端量端量这张脸才明白这不是婴儿肥呀,再看看这眼神——嗬,帅气。我才明白,原来这就是文科生写文多半会用大片形容的气质啊。


他好像在身上找什么,您这丢了钱包呀什么的可别怪我啊——等会儿,您那斗篷把人遮得严严实实,合着看着这么壮实并不是您肉多只是因为里面有个四次元口袋装东西呀?


然后我就眼睁睁看着他在被合着衣服裹成粽子的情况下轻车熟路地拿出一个卷轴,摊开,虽说我不太懂艺术吧但这一看就是写意画啊,这张牙舞爪怎么看怎么磕碜的人绝对是被丑化过吧——还没等我多想,他就淡淡道:“您见过这个人吗?”


“……您拿写意画来找人不太好吧?”


“不。”他愣了愣,“这是太子的自画像,应该比较写实。”


……太子?真是什么黑帮血拼?但这年头黑帮大佬都会画画了?若说是黑帮大佬画的,那这水平已经相当不错了,您看这眼睛是眼睛鼻子是鼻子的,也真是“五官端正”啊。


“没见过。”我拼命摇头。


“……这里是哪里?”他好像意料之中地叹了口气,面不改色地把卷轴收回去,我使劲儿看也没看清他把卷轴收到了哪里,我战战兢兢地回了地址,他一皱眉。


“……您可知道……奕卫国?”


“……哈?喵喵喵?”


 


我在回家路上捡到一只红冬瓜,这只红冬瓜也许是从异世界来的,怎么办,在线等,急。


 


02


红冬瓜好像是在找他的太子时遇到了什么奇怪的攻击,醒来之后就在我家了。我眉头一皱,发现事情并不简单。


“您为什么要那么拼命地去护着这太子呀?”我看您这体型跟我家猫雪糕有点像啊,白白胖胖还矮矮的,一大老爷们儿让这么可爱——咳,让有一点可爱的这么一个人护着不觉着挂不住面子么?


“……我是奕卫国的大护法。”他一愣,似乎没想到我会问这个,“守护太子是我的使命。”


“……那太子为什么要跑啊?”荣华富贵金山银山后宫佳丽三千都不要啦?别是私奔啦?


“他一直不想继承王位。”大护法一叹气,“只愿寄情于山水。”


我仔细思索了一下,真是人不可貌相,虽然人长得……是有那么点不尽人意了,没想到内里还是个文艺青年。


当然我面前的小冬瓜说话方式也是挺文艺的,我之前说我不喜欢咬文嚼字,现在我后悔了。他这不是文艺得挺可爱的嘛。


我大概套了套话了解了一下他们那里的世界观。


那太子是个追求自由放飞自我的,听他的形容原来是位很懂得不可描述的文艺青年,连带着我也有些好奇他们西宫的宫女究竟是怎样的绝色。且说这太子简直是被衰神附体,去哪儿哪儿遭殃——也不太对,该说是那些不幸的地方吸引他,他去了哪儿大护法跟着去哪儿卖命,紧接着又拔除一片不幸。


按理说这太子才是主角的命,我却对这小冬瓜真有兴趣了,看着那么小一只,气质这么沉稳,胖乎乎的虽然挺可爱,但也是不动如山,而且听他说得风轻云淡,这也许是位高手。


“您……捡到我的时候,是否看到我旁边有一根黑色的金属手杖?”


我连连摆手,我真没看到啊我不是偷藏东西的人啊!


他“啧”了一声,继续打坐,我就有点好奇他的腿会不会麻……


“您叫什么呀?”我忍不住问。


“……我无姓无名,叫我大护法便好。”


我无言。这种人一看就觉得是主角命,没名字没来历,不知道自己从哪里来要到哪里去,所以他才这么重视自己的使命吧,也许他早已护着各种各样的太子过了很多年了。


等等,我这突如其来的中二是怎么回事,醒醒,他搞不好还是个孩子。


 


03


大护法养的那只肥啾很可爱,毛软不溜秋的,平时也不张嘴,看着就像撸毛,跟我家的猫雪糕相处得十分不错,经常约在阳台一起晒太阳。


二傻总对我挤眉弄眼大概是问我为什么收留一个陌生人,我瞥了他一眼,反正饭都是我做的他少矫情挑食少浪费点一个人的口粮就出来了,是什么给他这个地上生活一级伤残对我做饭方面提出质疑的勇气?
大护法不挑食,食不言,把饭菜扒拉进嘴里就闭着嘴嚼嚼嚼,有时候看着就很像仓鼠,看这种人吃饭很容易有一种满足感,连带着几天我对我们压榨学生的教授都是笑盈盈的,还有人怀疑我谈恋爱了。


大哥那恋爱是我想谈就能谈的吗,我这种连个情书都不会写的理科生哭给你看。


 


其实来这的第二天他就想走,被我拦住了,你说他一个从异世界来的小冬瓜,人生地不熟的还这么可爱被人拐跑了怎么办啊,我想了下把他随身携带的太子画像复印了好几份,弄成个丑唧唧的寻人启事,找地儿就贴,弄得我对电线杆子的定位能力比狗还强。顺带在校园网上也发了一份。我跟他讲信息时代人肉别人很方便的,他似乎还是不放心,一直想出门,还要找他的乌钢杖,我偷偷问他这乌钢杖是做什么用的,他沉默片刻道,您不需要知道,这超出您的理解范围。


我连你的存在都接受都理解了我还有什么好怕的啊。当然他不想说就不说咯,他厉害听他的。


“说来您家太子经常玩失踪吗?”我想起他拿画像的动作如此熟练。


“不多,一年能有个三四次吧。”他语气依然平静,“……一次也就两三个月吧。”


我算术可好了你不要吓我。


“很累吧?”我问他。


“……我应该是上辈子欠了他一座皇城。”他叹气。


“……没事我帮你找。”这个必须心疼一下,就跟养了个熊孩子没差别。


“谢谢,您是个好人。”他颇有些感激地看了我一眼。我好悲伤哦但还是要保持微笑,毕竟大护法的好人卡可不是谁都能拿到的啊。


 


04


雪糕很喜欢跟大护法一起玩儿,这也许是我生平第一次见到所谓的“吸猫体质”。红胖胖往阳台上一坐,雪糕就窝他怀里了,醒醒啊主子诶您的高冷形象呢,算了也许是看这么圆滚滚一团比较有安全感。


我问他是不是很招小动物喜欢,他想了想给我讲了他一个梦。


三十七度的高温我没开空调浑身不寒而栗,看他气定神闲真觉得自己搬来了位神仙,雪糕听了这个梦都自觉离开他三厘米,我仔细看了看他,忽然觉得,他这份淡然也许不只是见多识广,更有年岁的沉淀。


也许他说他守护过太子爷爷的爷爷,是真的。


 


05


大护法从来不摘掉他的斗篷,我让他去洗澡,他穿着斗篷进去,十来分钟后又穿着斗篷出来。


“您的斗篷不用洗吗?”洗衣服的时候我问他。


“不必,修行的时候自然会干净。”他的回答简简单单。


从此他在我心里的印象更加高大上,自带洗衣功能,酷。


 


但我还是很好奇他斗篷下面是什么样子,我偷偷问了给他包扎过伤口的二傻——“你说大护法斗篷底下是什么发型什么衣服?”


二傻沉默了一下:“你觉得我给他包成那个样子我会知道?”


“……所以你为什么要给他包成那个样子?”虽然白粽子也很可爱。


“我懒。”


我当即抬起脚把他踹在地上。


 


“啾啾啊你知不知道你主人斗篷里都有些啥啊?”一日,我用新鲜小米贿赂肥啾。


“啾啾啾啾啾。”


“……看你的表情不是吃的。”


“啾!”


“……不会是你的窝吧?”


点头点头。


我愕然,把手里的小米都倒进食槽里了,弄得它晚上吃撑,我戳戳它的肚皮,沉默了。


原来它不是毛茸茸的,它是真的胖胖的!


 


联想一下。


……也许斗篷底下真的没什么四次元口袋,大护法单纯只是胖胖的!


 


06


就在大护法按捺不住准备不带武器出门找人的时候,二傻把太子领回来了。


等见了太子真人我才明悟这位大佬画技如此出神入化,这是画像吗这尼玛就是照片啊!大触受我一拜!就算您长得的确有些……咳咳,但我已看透了您的内涵……


 


太子在垃圾场接受并不文艺的强烈气味熏陶过了三天,死活翻不过那座垃圾山,直到在垃圾堆里翻出我贴的寻人启事。我算算日子,太子来得比大护法晚了十来天。


等这俩见了面我才懂得什么是“互怼”以及“死傲娇”的精髓。


 


等太子洗完澡神清气爽,我悄悄去问他,您觉得大护法怎么样啊?他往客厅瞥了一眼,直白道:“他就是个比苍蝇还粘人的死胖子!根本就不理解我!赶都赶不走!”


我无语凝噎:“那您这几天没有他……”


太子沉默了一会儿,接着骂:“就说是个死胖子!为什么不黏紧一点?!把我搞丢了怎么办?!”


我:“……”


您傲娇您厉害您最大。


 


去问大护法。


我:“太子回来了,还带回了您的乌钢杖,您开心么?”


大护法轻轻看了我一眼:“……乌钢杖回来是挺开心的。”


我:“您不是很担心太子么,为什么刚刚不说?”


他不说话,自个儿低头擦手杖。这乌钢杖也是挺神奇,冰冰凉凉的,有点分量,但没有看上去那么沉,也许是我们这个世界没有的材料也说不好。


“才懒得跟他废话。”他闷闷道。


 


出门后我问二傻:“傲娇是不是会传染啊?”


他用看傻子的眼神看我。


 


07


太子不太好养。挑食,二傻找到了同道中人开心得不行,还打算跟人家分享自己珍藏多年的本子。我一双筷子摔过去,嗬,人家这是未来的一国之君呢本来就够不务正业的了你这还带歪人家?!人家将来沉迷后宫不理朝政成了昏君怎么办?!


伙食费增加了,我的钱包瘪的很快,寒假打工的工钱要烧完了,深夜自个儿去阳台吹风乘凉数存款,翻来覆去那么几张,数钱的声音都断断续续的,真是闻者落泪听者伤心。


“……您这里怎么能搞到钱?”大护法无声无息出现在我身后,吓得我几张红色的毛爷爷差点进了猫窝,我手抖抖心慌慌,“您别怕我养您!”


话一出口我就沉默了。场面一度十分尴尬。


“……我是说找些正经的工作,不能总让您破费。”虽然吧小冬瓜是傲娇了那么一点但他怎么这么可爱啊。我悄咪咪捂住胸口。他怕别是个天使吧。


我就带他去了我打工那家超市,他端量端量货架,轻轻一跃跳上去了。


轻轻一跃。


跳上去了。


 


我的表情像只脑子进水的狍子。


大护法低头看我,似乎不理解我怎么这么惊讶,经理手里的本本都掉在地上了。大护法,不不不,大神,大仙,大侠!


原来您这些饭都没白吃!您这一身都是肌肉!虽然您屁股上的手感的确很弹,但您……卧槽吓死我了差点说出去了。


说出去也许会被灭口吧。


 


找到了太子找回了武器,顺带轻松搞到份工作,我觉得他也许不那么着急要回他那个世界了——这是不可能的,他每天都在算账,算这些日子我帮他和太子付的钱,意思是说还完钱再想办法走。


天地良心,他绝对是上天派来拯救我的钱包的。


 


超市仓库的看门人也逐渐习惯了每天都有一个背着乌钢杖披着红斗篷头顶小白鸟的员工轻飘飘走进去上班了。


 


08


有一天大护法到下班时间了还没回来,我有点慌,连忙去问太子怎么办,一看那画布,好一幅山水工笔,只是这轮廓,怎么越看越……噫。让您当太子真是屈才,您到我们这儿画本子绝对能火。


“嘁,那死胖子厉害得很,我跑到哪儿他都能找到,你还怕什么?”太子说得轻松,我继续心急如焚,过了几分钟,他出房间喝水,状似不在意地问了一句,“还没回来?”我嗯嗯嗯,他回房。


过了几分钟他又出来喝水,又问一句。


直到他在短短二十分钟内喝完了一壶水,我才反应过来。妈的死傲娇。


 


二傻风风火火闯进门:“大护法在垃圾场跟一尖脑袋打起来了!”


“你说什么?!”太子手里的画笔掉了,“尖脑袋?!”


 


等我们赶到现场时场面已经控制不住了,我头一遭知道原来乌钢杖是这么用的,蓝色电光四溢,看着又有些像火花,我傻站在垃圾堆下,脑袋转不过弯儿来。这什么?!这不科学!这不符合能量守恒定律!他哪里来得能量?!无限子弹?!还是说他本身就是个巨大的能量转换装置……


“回神!傻逼!回神!”眼见一流弹刺得我眼泪直流,我双腿就跟在地下生了根儿似的压根儿迈不动,那是个一身黑衣的尖脑袋蒙面人,我连丫的种族都认不出来。那一瞬间我的思想超越了光速,我想了很多事情,最后想的竟然是“淦,忘记给雪糕做饭了。”——我是个兢兢业业的铲屎官,老天爷,我猫还没吸够……!!!


一道电光闪过。


 


我曾经觉得大护法不动如山,但他动起来简直快到没眼看,就那么一朵红云在我眼前一闪,电光直接怼回去——我靠!我靠!


我没被打死,我要被他帅死了。


 


09


“他别还是有个重生功能吧。”大护法眯着眼任由二傻又往他身上缠绷带,我一边哭一边给他熬汤,太子在旁边擦额头上的血,我第一次觉得人长得不好看也可以这么帅。


“就说啊那家伙明明被你打碎了!怎么还能喘气儿呢!”太子很不满,太子很生气。太子生气得都不想傲娇了。


“……罢了。他强由他强,清风拂山岗。”他打了个喷嚏,“……还是想想办法回去吧。”


 


10


“你们之间有什么旧仇?”我问大护法。


“……我最讨厌别人打我屁股。”他啃着桃子眯起眼,“他第一下就打到了我的屁股。”


 


 


我看看自己的手。我慌了。


 


 


“……说来我来这里的那天也做了奇怪的梦。”他一皱眉头,“好像感觉到有人……”


“梦和现实都是相反的嘛!”我快速道。


 


 


我没有摸你的屁股,绝对没有。


我不是,我没有。


 


Fin.


刚刷完控制不住写个六千字表达一下我对胖胖的喜爱


胖胖——!!!!你怎么这么可爱!!!【嚎哭】他敢不敢少可爱一些啊!!!!他这么可爱让我怎么办啊!!!!!【愤然指指】


我特么就喜欢这种文艺的死傲娇啊他怎么这么可爱啊?????【疯狂哭泣】


应该没人想关注,but我是一个舜远专职请不要关注我!Thank you!


然后脑子有坑抽抽一下,轻喷【土下座】


他太可爱了。


他天下第一可爱。


我爱他。

【大护法】票房

有人知道大护法现在票房是多少吗?
还有不够我双休日去三刷!
啊啊啊一切都为了看大护法的第二部!!
大护法太棒辣!!!!!!!

【大护法】观后感

昨天晚上去看的,感觉真的好棒啊!不同于《大鱼海棠》的阳春白雪,大护法着重刻画了内韵。虽然很多人都说看不懂,云里雾里的,但我却觉得这是最棒的部分,因为神秘所以更加吸引人。
《大护法》是一群人努力冲破枷锁,追寻本心的故事。
恭喜国漫技术又创新高!!

上补习班时坐在我邻座的女孩,
她写字时的侧脸实在太好看了
以致我不停地偷偷看她
课都不知上了些啥\(//∇//)\
(如果我是男孩的话一定会觉得自己恋爱了)

现实中的老巴是怎么死的....
撑死的!
哇咔咔,想不到吧?

https://m.weibo.cn/1195054531/4131283615711528

暖春


大概是一个脑洞的日常。很温暖很温暖的小故事但是我文笔差,见谅。





天下太平无事日,莺花无限日高眠。
-------七侠五义

人生中最愉悦的时刻是什么时候呢?
就是你趁严厉的属下不在,立刻把积堆如山的公务案件扔到一边,然后看本书喝个茶什么的偷偷放松一下。
包拯愉悦地翻动《名伶》,抿一口花草茶如是想。
倏然,有杀气逼近。
他以最快的速度将《名伶》往案几里收,还是迟了----算盘呼呼生风地拍到包拯的脑袋上。嗯,现在他的脸已经埋在热气腾腾的茶水里了。所以说,出来混总是要还的。
公孙策一脸黑气,用完全不符合儒生的动作快速拿起算盘然后再度重重地拍在包拯脸上。被砸成猪头的包包一边听着公孙的训话,连声诺诺,一边在内心泪流满面。说好的手无缚鸡之力呢?......呜呜呜为什么我的手下一个比一个可怕?
院子里的展昭和白玉堂在比剑。两个人一时打得难分难解。银色的发和墨色的发在空中翻滚,纠缠在一起。剑锋上反射的明晃晃的阳光,映得本就生的英俊的年轻人们越发剑眉星目英气逼人。他们身边是一棵古老的桃树。阳春三月桃花开了,粉白的瓣儿云霞般纷扬而下,空气中弥漫着桃花的甜香。树下的两人打累了便轻功上树,分享由白玉堂从庞府偷来的女儿红。
而在庞府内,庞籍同学正在努力奋斗立志今年年末成为正三品堂上官。江子云看看勤奋的小螃蟹,遥望远方的苍穹:“寇准老师,子云没有辜负您的期望。”千句心酸万点欣慰尽在此语。
在历史的年轮碾压一切之前,大宋朝的人们已经书写了一段又一段的传奇。
暖春的阳光和花香、喜气洋洋的老百姓。今天的宋朝也是一派祥和的景象,现在正是最最美好万物复苏的春天。

看着男神克制不住自己画眼睛的手。
1旺卡先生
2疯帽子
3船长老麻雀!
pS:他的眼睛里似乎有无星的黑夜,深沉又迷人。(放个半成品)